ZERO-G铭亮专访:失去弟弟太心痛 靠音乐释放重压

您所在位置 >> 首页 > 海口在线 > 娱乐 > 新闻 > 正文
时间:2017-07-03 15:51 搜狐音乐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ZERO-G铭亮
ZERO-G铭亮

ZERO-G铭亮
ZERO-G铭亮

  他站在那里,穿着干净利落的卫衣白T恤,染成栗色的短发高高梳起,剑眉下的眼睛清澈得犹如一汪泉水。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用朴实的语言讲着他和母亲的故事。

  铭亮,是中国内地男子组合ZERO-G的成员,能歌善舞还会自己创作。在热播综艺中,他经常在一帮活泼的少年中显得安静而腼腆。在最近的一期节目中,他讲述了一段他和母亲的故事,用朴实的言语真挚的情感引起在场每一个人的共鸣,让我们看到了他安静形象下的丰富情感。

  他的故事中,他提到了在一次踩踏事件中不幸遇难的弟弟,节目之后,我们有机会和他坐下来聊了聊这段令人心酸的往事。

  故事开始于一张1999年拍摄的照片。

ZERO-G铭亮(右)和弟弟(左)
ZERO-G铭亮(右)和弟弟(左)

  照片中的小铭亮穿着一件黑色皮衣,一条宽大的蓝色的牛仔裤,开心地笑着。旁边的弟弟穿着一条格子背带裤,背带裤里穿着厚厚的旧棉衣。

  铭亮的黑色皮衣是爸爸在外地打工给他买的新衣服,和弟弟的背带裤一起都是他们人生中的第一件新衣服。尽管其他的衣服都是捡亲戚家的哥哥小叔叔穿过的衣服,但是这张照片里的小铭亮还是满满地散发着穿新衣服的喜悦。

  “照片里我和弟弟是站在菜地里面。地里的菜是用刚推倒的房子的墙土种的,所以长得非常的好。”说到他们脚下的这片绿色,他的声音都带着点笑意。

  他说,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小铭亮和妹妹、弟弟、爸爸妈妈一家人住在偏远的农村,享受着那里的一亩三分地,过着贫穷但非常幸福的生活。

  但让人无法忽视的是,与照片里小铭亮绽开的笑脸产生对比的是弟弟紧紧皱着的眉头。

  在铭亮的回忆里,弟弟当时总是皱着眉头。

  那是因为发生在弟弟四岁时的一件事。一天,铭亮的弟弟看见邻家的妹妹在喝“娃哈哈”,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哇哈哈”,等她喝完,弟弟就去捡起了那个喝光扔了的“娃哈哈”瓶去舔。邻家妹妹看到他去捡就哭,引起了邻家妹妹的爸爸的误会,一脚把弟弟踢飞到屋边的田里。

  铭亮亲眼目睹了那一幕,弟弟连话都说不清楚,除了哭,根本没办法表达有多痛。而正是那一脚踢到了弟弟的生殖器处,生殖器那里不一会儿就肿大起来了,弟弟因此患上了疝气,从此走路就不能正常的直立。

  往后,铭亮的妈妈除了经常抱着弟弟哭,骂他们不争气,就是没日没夜的种田干活,给弟弟找治病的方子。听说树上的没有掉的桃子干了可以治疝气,他妈妈就经常给弟弟喝那难喝的干桃子水。铭亮记得弟弟总是很懂事地把它喝完,虽然那并不能让弟弟减少痛苦。

  所以一年后的1999年,当铭亮和弟弟拍了这张他们之间唯一的合照的时候,弟弟留下了这幅皱眉头的表情。当时的弟弟并不懂得相机是什么,他只知道他很疼。

  2004年,铭亮的爸爸打工赚了钱,带弟弟去医院治好了疝气。

  铭亮回忆到这里,顿了一顿,“我还记得当时他在医院里做手术,别人送的水果他舍不得吃完,要给哥哥妹妹留点。”

  祸不单行,刚刚治好了病的弟弟还没有享受到太久正常的童年,命运又一次和他们这个家开了一个玩笑。

  2005年10月25日,当时铭亮正在学校里上晚自习。河对面弟弟所在的小学突然传来阵阵警报声。可能亲兄弟之间会产生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感应,铭亮当时感到不由自主的难受和紧张。不一会儿,班主任来到教室,说小学那边出现踩踏事件。

  铭亮赶紧冲到校门口,那个时候,铭亮的妹妹和邻居都已经在校门口等他了。妹妹看着他迎面跑过去,忍不住大声地说出了四个字:“二哥,死了。”

  铭亮急忙赶到他们所说的医院,看到弟弟静静地躺在医院的椅子上,全身是血。铭亮记得他当时无助地趴在弟弟的身上,还能感受到弟弟的温度。

  很多人站在医院门口跪着求医生救救自己的孩子,其中就有铭亮的妈妈。

  “我也开始求医生救我弟弟。我开始疯狂地叫他的名字,那个时候我身上穿的还是他的衣服。明明昨天都还在嬉皮笑脸,为什么今天就生离死别。就这样,我永远的失去了我最亲爱的弟弟。”铭亮讲到这里的时候,努力控制着他的情绪,声音中带上了一点颤抖。

  弟弟死后,没有土葬。有人说他怨气太深,必须装在黑匣子里放在山里的树下。十多年来铭亮每经过那片山,都会说一句,“弟弟我回来了”。

  似乎是觉得氛围太紧张了,铭亮想要缓和一下气氛,又说到了那张照片,“这张可以说是我和弟弟人生中的第一张大片了,我觉得那时的我们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候。”

  失去弟弟的痛苦始终深埋在他的心里,对弟弟没有享受过幸福的日子的心疼也随着生活变好不断积累。是音乐让铭亮找到了释放生活重压的出口,在音乐中他可以获得慰藉,他对音乐的世界日渐向往。

  后来,妈妈辛苦卖早点,让家庭条件得到了改善,让他有机会去上他喜欢的艺术课,他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四川音乐学院并一路念到了研究生。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成为了白色系文化的练习生,最终成为了ZERO-G男团的成员。

  最近铭亮参加了综艺《超次元偶像》并成为固定嘉宾,节目中的他用一首原创歌曲让大家认识了他,观众们都记住了那个弹着钢琴深情地唱着歌的男孩。作为成员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他把其他成员都当成弟弟,始终用心地照顾着他们,这些性格各异的弟弟也不时地让铭亮想象着如果他的弟弟健康长大会是什么样子。

  通过自己的努力,铭亮从一个偏远农村里出来的孩子成长成了现在的模样,一步步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他说从他第一次学和声学的时候他就想为弟弟写一首歌,现在这首歌已经完成了。也许有一天他会把这首歌唱给大家听,也许这首歌同样会伴随着他对弟弟的怀念隐藏在心底。

  海顿说:“艺术的真正意义在于使人幸福,使人得到鼓舞和力量。”

  音乐之于铭亮,正是如此。期待有一天,铭亮的音乐之于他人,也会是获得幸福力量的来源。

相关资讯: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推荐
娱乐
体育

海口快讯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商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13067700号 版权所有:海口在线 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QQ咨询:1551752977
Copyright © 2008-2017 haikou.haixinnews.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海口在线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书面授权。